shall与must的用法和译法对比

 这篇文章中,我们试将shall与must的用法和译法作些对比。根据中文对有关强制词的定义,法律权威译文的用词规律以及学术界用词习惯,可以这样界定:在“应”、“须”、“应当”、“将”、“可”、“要”以及“必须”这一系列作为翻译shall的对应词中,“必须”语气最强,强制性最高;“须”可以看成是“必须”的省略形式,强制性次之;“应”强制性更次之,可以看成是“应当”的省略体;“可”几乎已失去强制性,表示一种许可;“将”则是将来时态的辅助词,只有时间概念上的含义,没有任何强制意味,“要”则是比较口语化的一种强制表达方式。而法律英语中的shall,如上所述,当作为情态动词与第三人称一起使用时,它表示命令、义务、职责、权利、特权和许诺等。毫无疑问,从理论上来讲,当shall用作表示命令、义务和职责时,将其翻译成“必须”,是成立的。但在法律草拟专家和该领域的翻译专家的实践中,尤其是在具权威性法律文献的翻译实践中,以must对应“必须”的惯例似乎早已确立,例如:

1.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ust be a person of integrity, dedicated to his/her duties.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必须廉洁奉公、尽忠职守。

2.Public servants serving in all government departments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ust be permanent residents of the Region … Public servants must be dedicated to their duties and be responsible to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各部门任职的公务人员必须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公务人员必须尽忠职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负责。

以上两则译文援引自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在对基本法的中英文版比较中,我们发现带有“必须”的句子只有八个,英文版中除了两个例外(其中一句是用shall be required这种双重强调式的句型结构来处理的),其余六句都是用must句型来表达的。Shall在该法律中使用了几百次,除了shall be required这一双重强调句式外,都没有翻译成“必须”。所以,这一权威性双语法律条文(或译文)在处理shall一词时的选词取向是很清楚的:凡中文版条文用“必须”之处,英文版不用shall来表达,而基本上是用must;反之,在基本法英文版出现的shall中,在中文条文中不用“必须”,而是分别用“应”或“须”及其他形式来表达。

倘若我们对比一下我国涉外法规的原文本与翻译文本,这种让“应当”对应shall以及让“必须“对应must的选词取向更加明显:

3.任何单位和个人实施他人专利的,除本法第十四条规定的以外,都必须与专利权人订立书面实施许可合同,向专利权人支付专利使用费。… 专利权的所有权单位或者持有单位当对职务发明创造的发明人或者设计人给予奖励。

Except as provided for in Article 14, any entity or individual exploiting the patent of another must conclude a written licensing contract with the patentee and pay the patentee a fee for the exploitation of its or his patent. … The entity owning or holding the patent right on a job-related invention-creation shall reward the inventor or designer.

这项法律规定与常理是完全吻合的:任何人利用他人发明的专利,必须与专利权人订合同,并有所付出。否则,这就是侵权。但专利权持有单位是否一定要给予专利的职务发明人任何个人奖励,则不必用必须去强制。倘若该发明人领的是单位的工资,住的是单位的房子,用的是单位的设备,而且又是利用正常上班时间搞的创造发明,有关单位未必一定要给予奖励。但作为国家鼓励创造发明的政策,单位应当给予有关个人适当奖励,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提高个人从事创造发明的积极性。所以,上例15原文用“必须”和“应当”,合情合理。译文则用must对“必须”,“shall”对“应当”,更无可非议。翻译中选词如此具有区别性,体现了法律翻译的严肃和准确性。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被国内翻译权威和法律专家反复重译达十多次之多的宪法英文版。虽然英文版的宪法不是严格按照以英语为母语国家法律条文目前最通行的主句谓语动词的标准时态和句法结构来翻译,但其使用的动词时态和选词标准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而且该译本也已被欧美法律界所认可并广泛引用。

4.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的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 No Law or administrative or local rules and regulations shall contravene the Constitution. All state organs, the armed forces, all political parties and public organizations and all enterprises and undertakings must abide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All acts in viol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must be looked into.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保守国家机密,爱护公共财产,遵守劳动纪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

Citizen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ust abide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 keep state secrets, protect public property and observe labour discipline and public order and respect social ethics.

虽然我们可以在其他一些法律条文的译本中找到shall或may被译成“必须”的例证,但那种译法毕竟比较偶然。所以,我们建议:法律英语中的shall不应译成“必须”,而应把“必须”的任务留给must去完成。

那么,法律英语中的“shall”的最恰当的译法是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